mud。

有缘再会。

[up主设定深坑]CHOICE 6.0

前文链接:1.0 2.0 2.5 3.0 3.5 4.0 4.5 5.0 5.5

各位好更新也好!!期末考试前一更

在假装松野家的六胞胎都不是废柴的这一天里,大家终于忆起了上一次直播被长男的心机虐惨的事情(上)
“好的——现在我们已经通过了第二阶段!但是这个第三阶段是要等大家一起来的,所以我们暂时不会醒过来。这段时间我也不能钓大家鱼不是?那么我们就来看看祈帮我们这个游戏制作的宣传视频吧?”
宣传的视频很短,就是大概介绍了一下游戏开头的那个传说,随后有几个RPG中的镜头和几张CG略缩图。
小松探头看了看,轻松还卡在找彼女的剧情里,不禁叹了口气。果然不如自己之前所料,轻松就被绕死在了这个剧情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看来只有长男大人出手了——!
他努力挪了挪椅子往轻松那边靠过去,将轻松强行挤了过去,听到人用有些疑惑的语气询问道:“干什么?”
小松没顾上回答对方的问题,点开区域地图将鼠标拍在了桌上(毫无疑问地遭到了轻松的一个白眼),用手一指屏幕:“你确定这上面的你都找过了?”
他得意洋洋地看着轻松脸上的表情从迷茫变成了恍然大悟,关掉了区域地图朝被遗忘了很久的海边赶过去。
因为这是他自己做的游戏,所以所有剧情走向他都一清二楚,但小松也并没有要告诉几人的意思。游戏自然是自己探索会比较好玩,像他这样的一开始就知道所有剧情便没有什么意思了。至于为什么没有闹着无聊而罢工,原因大概是有兄弟们在、带来了不少乐趣。
小松是想到什么就会去做什么的人。例如他还在高中时以保护自己的家人为由出去和混混打架结果弄了一身伤回来的时候,亦或是在那个危机关头笑着让空松先走、担起了背负在次男身上的任务的时候,他都不曾犹豫过什么。
在这个时刻,他同样选择听从自己的想法,呼唤起坐在自己对面的次男。
“空——松——你看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关直播又太无聊了,你来给大家唱几首怎么样?”
对方愣了一下,答应了几声便搬起椅子移过来。
完美啊空松,真是听话。——这话说出来肯定要被房间里那几个吐槽,小松只嘿嘿笑了几声,无视了几个人有些奇怪的目光,把麦推到两个人中间,一边和观众互动一边选了几首歌要空松唱。虽然没有背景音乐又很突然,但空松也完全没有怯场的意思,自然地张口就来。
就这样唱了几首,一松也跑到了他这边,估计也已经完成了剧情。小松正打算庆祝几句,空松的歌声却戛然而止,紧接着是同一人的求饶声:“Bro please放手!!!”
“bro?你是不是用错称呼了?”
一松却完全没有要放开空松头发的意思,反而揪的更紧了。空松反应很快,仅仅呆滞了几秒便开始大喊。
“Sorry一松大人是我错了所以please放手吧!!”
小松坐的最近却完全没有要出手相助的意思,朝十四松吹了声口哨:“十四松那边剧情也完成了对吧?来哥哥这里玩吧?”
“好——”
“十四松哥哥不要听他的!来张嘴吃蛋糕——”
“唔唔唔totti最好了!”
[我等了这么久终于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六子直播必定出现的混乱场景!!!][ichi你为啥这么S啊233333][kara天使好惨啊可是我觉得挺爽的←我病了][你病了你肯定是病了x!][色松好吃prprprpr][末松哦哦哦哦!甜炸!][脑补100+]
闹归闹,该结束的时候就要结束。和观众们简单地道了个别,小松就关掉了直播。因为空松的缘故,没法到餐馆里吃大餐,六人就随便在网吧前台要了几盒盒饭。
“小松哥哥,今年暑假有一场见面会哦,我、一松哥哥和空松哥哥以外都会去,你要考虑来一次吗?”
吃完饭的休息时间,椴松这样问到。小松皱皱眉、一个“不”字几乎已经要脱口而出了,但又硬生生地给咽了下去。
在此之前,他虽然有几次直播露过脸,但是从来没有出现在什么公共场合。可能几个弟弟也多多少少察觉到了自己对于残疾这个事实的抗拒,在问了几次被拒绝以后都选择了沉默。这次椴松大概也是觉得好不容易一松也会去,想要试着邀请一下自己。
小松看着椴松有些紧张地观察他的反应却又努力想伪装起来的古怪神色,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这样啊……?那我考虑一下好了,过几天再给你们回复。”
末子的神色先是惊讶的样子,很快便放松了,在键盘上敲着什么像是给谁回复消息。其他几个人的脸上多多少少出现了些许惊奇,却不约而同地什么都没有问。
六人中反应最大的大概是十四松,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扑到了小松身边完全不控制音量地大声问到:“小松哥哥会去吗?!!喔!!那么轻松哥哥呢?”
被点名的轻松抬起头,有些无奈地回答:“如果他要去的话我也会去,不然谁照顾这个傲娇小王子?”
“噢!!既然小松哥哥不决定,那十四松也不决定!”
十四松甩着长长的袖子在小松身边发出奇怪的声音,似乎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非常高兴。小松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摆摆手叫大家准备继续游戏。
一上来就是一张CG,六子站在一个花田中,互相打着招呼。看起来小松、十四松和一松都经历过战斗,因此身上有一些伤痕。人物交流了一会以后便进入了自由活动时间。地图并不大,却没有什么可供探索的东西,只是似乎在特定的花田处可以摘花,摘了的话就不会再跳出来了。
“要把我们困死在这里吗?机关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啊这个?给点提示啊小松哥哥。”
小松并没有理会末弟不耐烦的抱怨,摊开手表示无能为力:“才——不。游戏就是要自己探索才好玩。还是说totti太弱没法自己发现吗?”
明显被激怒了的末子嘟囔了一句什么后重新投入搜寻。小松偷笑了一声,这个方法百用不厌,好胜的椴松每次都会中招——况且他其实一直在给出提醒:花田中有一共三个突兀的树桩,而他正在这三个木桩旁边绕着圈,时不时停下来。敏锐的轻松最先发现了怪异之处,然后对其中一个进行了调查。
小松自然是发现了,一言不发地默默来到了那个树桩旁,隐藏在对话栏遮蔽住的地方,让轻松不知道他在那里。在树桩上出现淡绿色的花朵的时候,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那边,接着毫不犹豫将自己的花也放了上去。在轻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两个人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
“啊成功啦——哈哈哈哈这样子轻松就和哥哥绑定了!”
“什么意思?”
小松指指屏幕:“就是说接下来我们是队友了啊。接下来还要分成三个队的。”
[长男默默地躲在轻松看不见的地方然后冲了上去][我看见那个树桩上本来没东西然后突然出现了一朵花接着oso冲上去了][这是不愿意别人和choro一组的意思吗pupupu][最近速度糖越来越多了我都怀疑这是官方cp惹][小夫夫真是闪耀啊][←说什么呐choro是可爱的女孩子][choro是女孩子的够hhhh]
此时正处于转送中的黑屏,小松自然是有在注意弹幕。看到刷自己的三弟是女孩子的一堆绿色弹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调侃道:“不瞒各位说,轻松以前真的和女孩子一样啊?”“闭嘴。”“……比如说洁癖到非人的程度、洗澡要和大家分开来洗、作业认认真真做……”“叫你闭嘴了。”“还学过女红!”
下一刻,他的脑袋被轻松狠狠地摁在键盘上,电脑也悲伤地哀鸣了一声。当然,作为一个在精神层面上不要脸的人,小松立马抬起头来,用委屈的神色瞅着轻松,眼里甚至还有一丝泪花:“轻酱、轻酱打的哥哥超级痛——!我明明都什么都没说……”
“不要脸也适可而止吧!?”轻松听了这话、毫不犹豫地进行了反击,“你要是都说出来是不是连我们的居住地址、生日、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密码都报出来??”
小松一本正经地思考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银行卡密码我不会说的!放心吧!”
[好像知道了了不得的事情][知道的太多了我们是不是要被拉出去斩首了xxx][想看cr的女红手艺n][银行卡23333] [233333][对钱的执念很大啊hh][长男你说吧我们听着呢!(´,,•∀•,,`)]
轻松没有回答,小松看了一眼游戏屏幕,上面已经出现了画面。他和轻松应该是分开的,而他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去找到他。画面上小人的装束也发生了变化,虽然很小看不清具体,但是能看出头顶上的一对角角和一条长长的尾巴。小松打开主菜单,之前的小月亮已经变成了黑色的纹章。
“哎呀哎呀是恶魔……嘿嘿嘿。轻松是天使吗?”“嗯……怎么了?”
轻松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句,直直地盯着屏幕,手指快速在键盘上飞动着。这应该是湖神choro的以旧换新游戏,操作和音游差不多,就是简单的多。这个游戏一直要等到他到达湖边才会结束,在这途中轻松必须一直玩下去,否则就会出现死亡判定。
而轻松自然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小松忍住笑出来的冲动,慢悠悠地在街上闲逛。街道上有许多店铺,此时却像躲瘟神一样全部关上了——这是当然的事情,毕竟一个高级恶魔已经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个信仰神明的小镇上了。

评论(5)

热度(39)

©m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