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d。

有缘再会。

[up主设定深坑]CHIOCE 2.5

前文链接:1.0 2.0

·主速度,副色松、末松,在前三者的前提下几乎全cp向,避雷

·好几天才反应过来上次那个是2.0啊。是2.0啊……

·还是一如既往求热度求推荐求回复x……救救我的尴尬症吧毕竟我更的那么勤奋x……


在假装松野家的六胞胎都不是废柴的这一天里,长男和三男终于决定出门啦

(下)

“好了,我先出去买菜准备做晚饭,你就先做你的RPG吧?到时候别让我们失望啊。”“那我可不管?毕竟是按照你们的性格创作的嘛——”“……有一种不大妙的感觉。”

等轻松完成了采购回到家里的时候,小松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电脑已经恢复到了桌面的界面,大概是做完了一个阶段正在休息。轻松也不想去扰人清梦,便先去准备晚餐了。

但是有些意外的是,做完饭全部放在桌上以后,长男依然在桌上伏着睡觉。轻松过去想叫醒对方,却看见人手边一本厚厚的相册。

“……不要吧这些。什么时候翻出来的啊?”

相册中是他们六兄弟从小到大的照片。被抽出来的几张是那次事故发生前的照片,那时候他们正在D市旅行。事故发生以后就因为小松在住院、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基本没有时间拍什么照片了。小松出院以后大家都开始努力准备高考,补习以前没有学好的东西。考上大学以后轮流照顾小松,又要兼顾学业,六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更少了,别说拍什么照片了。

——毕竟父母早已经协议离婚,只是为他们支付学费和基础的生活费而已。母亲回去和外婆生活,父亲前几年与新的妻子结婚搬出去住,把这间房子留给他们。

这么一看,家里的人还真都是人渣呢……

第一张照片上是六胞胎全员的合照。父母都还很好地相处着,几个兄弟的成绩各异,当然他自己一般是最好的那个。カラ松很努力地将一松拉进镜头里,一松怀里抱着一只很可爱的猫一脸不愉悦地漠然看着镜头。十四松挥舞着袖子像是在和谁打招呼,トド松则在他身边难得地笑的挺开心。长男搭着自己的肩膀站在画面的当中,对着镜头笑的很蠢。自己则是有些不耐烦的表情,却仍是保持着微笑……

不多的全员合照吗?他是从哪里找出来的啊。

那条清澈见底的河水中摆尾游动的鱼儿,小松、空松和十四松直接跳进水里嬉闹,溅起的水珠反射出七彩的光芒;火烧般灿烂的云彩装饰着、热情洋溢的天空下,十四松在前面兴致勃勃地叫喊着让他们快点的样子;夜空中璀璨的星子闪耀着光芒,微弱的月光均匀地铺洒在地面上,几人走在回居所的路上,分不出是谁的影子交叠了谁的影子……

“……啊啊?轻松你回来了……”

身边的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揉揉眼睛坐正身子懒洋洋地看向轻松手里的几张照片,然后有些意料之中地笑了起来。

“怎么了?这些照片是不是很有回忆感?有了这个也能更好的回忆当时发生的事情呢不是吗?”

……当时?当时……

“……起来,吃饭。”

轻松的脸顿时黑了下去,将相册和那几张照片放在桌上。长男也意识到自家的三男不想提起这件事情,耸耸肩转移了话题:“轻松帮忙扶我起来——今天吃什么?有肉吗?”

“……真是的,以变成这样为理由驱使别人还什么都不做很过分啊。……再吃长胖就谁都救不了你了。对得起那些帮你画同人的姑娘吗?”

小松没有回答,笑嘻嘻地以轻松的手臂为凭借站起来,一点一点移向饭桌。轻松谨慎地搀扶着他,心里突然泛上一丝心酸。

他明明……也可以像我们这样站着的啊?他明明可以选择的……为什么是他?为什么?就因为是长男吗?所以这些都必须由他来承受?他不仅仅是松野家的长男啊……

为什么,要让松野小松承受这些?

“怎么了吗cherry松——?想撸的话现在去也没关系的,可以当做没看见——”

难得地没有吐槽,他让小松在椅子上坐下,给他湿毛巾擦干净手,随后坐到对面低声说了一句。

“我开动了。”

小松也说了一句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在嘴里嚼,吃的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很快吃完了饭。扶着小松坐回原来的地方,轻松独自一人收拾着桌面。

“喂轻松——如果是你的话,天使和恶魔会比较喜欢哪个啊?”“……天使吧。”

意义不明的对话以后,小松没了声响,倒是时不时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

说起来那个RPG游戏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做了吧?没有记错的话是一年半之前。天天在家都做了这么久,到底是有多麻烦啊这个。轻松微微偏头看向客厅的方向,一身火红衣服的人正在看着屏幕思考着,时不时点几下鼠标敲着键盘,然后打了个响指——

轻松赶紧转回身假装在洗盘子。幸好对方并没有发现他在偷看,继续投入了创作中。小松不喜欢有人知道他的想法,这他是知道的。以前就曾经有因为被轻松看到了剧情走向所以直接全部改掉的情况,虽然知道他时间有多,但是也并不希望让小松花这么多时间重新修改。这次做的工程相当大的样子,反正也就差那么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再等等也好嘛。

“好了。别努力了,关掉电脑来睡觉。都说了叫你好好休息,明明身体从那次以后也不大好,弄垮了的话又要住院麻烦死了……”

小松含糊不清地应了几声,继续在键盘上敲击,随后兴奋地转过头来高举着双手宣布:

“空松10号会来一整天喔!所以10号只要买菜回来就行了——!”“行,你想吃什么?好久没吃过空松做的饭了好怀念啊?这次要逼他好好做出一顿大餐才行。”“不知道那些粉丝们知道空松偷溜出来给别人做一天的家务是什么感受——肯定羡慕嫉妒恨哪。说起来空松还挺有人气的,如果把他租出去给人做家务能得不少钱吧?……”“……混蛋长男!!弟弟不是商品也有人权你好歹也尊重一下好吗?!!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关电脑躺过来睡觉!”

轻松没好气地拉上窗帘,将小松的睡衣拿出来走过去糊了人一脸。对方也没在意,嘿嘿地笑着自己换了上衣,配合轻松换了裤子。

虽然这间小公寓只有两人住,但是仍然没有买一张像样的床,两个人睡地铺就这么睡了五年。总之可能是睡习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

两个人一起睡比一个人睡有安全感多了。这点轻松不会否认。就算睡在一边的是目前堪称世界上第一不靠谱哥哥的小松,就算小松的睡品真的一点也不好,睡在他身边也的确比自己睡要更快和熟。不仅是因为对方传递过来的温暖体温,还有真正能够让他依靠的可靠的地方在。

松野小松,是长男啊。

所以说——


评论

热度(36)

©m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