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d。

有缘再会。

[up主设定深坑]CHOICE 1.0

·原名[在(假装)松野家的六胞胎都不是废柴的一天里……],然而因为太长干脆地改了一下,此标题变为每章副标题。
·作者有病系列
·up主设定,工作是抽签抽出来的[……]关于ID有建议的话欢迎戳私聊x
·题材较特殊,因此描写几乎完全塞不进去作者也有点捉急。
·伏笔稍微多埋了点不知道能不能填上[……]
·主速度副色松末松,其他cp向的互动也多,cp向有点随便想写啥写啥,严重cp洁癖者慎入。
·松坑初作希望没崩得太厉害。现在还有点存稿以后就死了[ni]一章大概5000字一口气发x
·没有更新只是改了下题目[nope.看文的小天使们稍等我马上就xx

在假装松野家的六胞胎都不是废柴的这一天里,今天的长男也在进行永不停歇的直播(雾

V站,近几年非常流行的弹幕动漫网站,其中汇聚了各种各样不同职业、不同梦想的人。其丰富的动漫资源和时不时发起的一些有趣活动都吸引了不少人驻足。但是这还不是其最吸引人的地方,光是官方单机当然是做不出什么成就的,V站也拥有强大的up主阵营。有些是从开站开始便一直活跃的资深up主,也有崭露头角的新兴之辈。不论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入站的,这些up主的活跃为V站增加了更多的入驻者。
作为一个开站至此已有三年的弹幕网站,V站也拥有不少不解之谜。比如说,关于ID为“主角是长男我的”的up主的未解之谜。
“大家早上好!今天长男我起床也一样很早啊——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游戏了。在开始之前我要再一次重申,主角是我的不准和我抢♪好的,那么今天就来玩MC吧……”
[我下意识看了一眼时间][11:28!求长男的时间轴和我们是不是不一样][哈哈哈哈哈oso对于主角的怨念强到每次都要重申这都是他的][好好好你的都是你的!][大家好这是oso这个月第五天直播][←然而今天也就五号hhh]
直播的弹幕立刻就炸了,电脑屏幕前的人嘴角愉悦地翘起,从电脑屏幕上满满的游戏中选择了MC沙盒游戏,点开生存模式新创了个世界就自顾自地玩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MC这款游戏对于一些穷逼来说,是很贵根本买不起的。”
[那要穷到什么样子啦哈哈哈哈哈][所以是为了突显他很有钱是吗xxxx]
“同时,也是一些没有手速没有反应能力没有生存能力的人玩不起的。”
[oso一本正经地打击了一群人哈哈哈哈哈][教练我玩的时候没有这么厉害x!][而我就是那个被打击的_(:зゝ∠)_]
“当然,我指的是玩的好而不是玩的来,玩的来这谁都能做到。”
人物的降生地点是在一片草原上,远处能看见一些树的影子,而人物也的确向着那个方向快速跑着,偶尔停下来打一些动物来赢得经验和食物。
“其实我也不是那种会玩的人,我们就当做娱乐看看就好——”
[我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用那么深沉的语气说了那么久结果是这样的结果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了结局哈哈哈哈哈]
松野おそ松,也就是“主角是长男我的”这个ID的主人,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开启了他的直播之旅。他的真名很早就被暴露在网上,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长男或者oso,本人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而这个未解之谜的具体内容就是,为什么他几乎天天都有直播,而且每天都宅在家里不出门。
本人平常直播的时候,也会用撒娇的语气说想要出去玩,但事实上经过直播时间的检测,他出门的次数实在是少的可怜。至于他的生活费从哪里来,这就要说到另一位up主了。
这位up和小松是兄弟关系,名气被作为兄弟的小松强行拉高,在动漫区和一些比较雷的视频中会出现,主要成名的手段就是吐槽吐槽和无尽的吐槽。不管是看起来怎么样没有槽点的句子都能找出槽点,常常在视频中对着游戏的剧情吐槽。真名是松野チョロ松,被人称为choro或者吐槽役,除此以外也有很多奇怪的爱称暂且不提。ID有两个,分为前后两个时期,似乎是在不同的时间点注册的。——至于为什么会换也是一个未解之谜。“喵酱大好き”和“松野家的吐槽役”,后一个是在小松第一次投稿后才新换的,但是由于吐槽的风格一直以来都没有变化,因此很快就被认了出来。
“好——!已经玩了两个小时了,所以要休息了!谢谢大家的观看,接下来的一点档也要关注!”
[虽然是笑着的语气但是怎么样都有一种不来就杀了你的阴森感觉x长男再见好好吃饭!][一点档什么的好像电视节目啊hhhh][长男我喜欢你啊啊啊啊x——]
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小松点开自己的QQ,消息还是一如既往地炸的漂亮。由于大多数都是刚刚从直播回来的人在和没看的人交流,他也没仔细看。草草结束了只有一包面包的午餐,直接打开了标记着[cherry]的那个人的聊天窗口,敲下一行文字发送过去。

主角是长男我的:该吃饭啦~!还在忙着吗?
cherry:……今天是什么备注?饭我马上就去吃,市场评估报告还差一点就能看完了。
主角是长男我的:嘿嘿嘿♪回来的时候自己看就好了,就算你问了哥哥也不会回答的喔
主角是长男我的:我要吃梨要吃梨所以晚上帮哥哥带回来啦——
cherry:你也老大不小了……行吧。我先吃饭去了啊。

随后对方的头像便灰了下去,小松吁了一口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打开RPG 制作软件,继续制作六兄弟为主角的这部RPG游戏,时不时停下来返回之前的地图进行一些修改或是上网搜一些素材。
松野家有六个孩子,而他就是长男这样既威风而又麻烦至极的角色。有的时候他也会想,如果自己也有哥哥多好——想想归想想,他对于自己长男的角色还是相当重视的。
“啊~那么今天就做到这里吧。接下来是直播、嗯、做什么好呢?”
吹着不成调的口哨,看着满屏的各类游戏的分类文件夹,最终还是选择了RPG游戏这一栏。打开直播的同时,他也开了录制的软件。
“下午好!很准时吧~?这次想玩一下上一次有个女孩子推荐的一部RPG游戏,名字是叫……小红帽之狼吧?听说玩起来还挺简单的呐——那么开始咯。”
[大家好这里是oso红负责讲解长男视频中关于松野家六胞胎的典故][←典故快够啦用词不当hhhh][这个游戏吗噗嗤x黑童话系列吗x]
游戏刚开始是很宁静的音乐和一些作品涉及流血侦探之类的提醒性画面,画面消失后立刻就开始了正篇。片头的大致意思是小红帽的外婆被人杀死了,小红帽在某一天跑出来祭奠。
随后就要求去外婆家,途经一处野花丛。抱着看看的想法向着花丛中走去,出现了一个对话框。
“小红帽的原著里不是会有大灰狼的吗~?偷懒去了吗——话说这个花既然问了要不要采、果然还是先在这里存个档然后再……”
先存了档,然后确认采花。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小松便控制着小红帽继续往前面走。走了一会出现了一幢大别墅,别墅的门口站着一个人,调查两边的花草都是有些没精神的样子,看来这位外婆已经去世了不短的时间。除此之外,还在花盆下找到了一把钥匙。
“肯定是这别墅的钥匙了——啊、先和这个人搭讪一下吧……”
[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爱偷懒的233333333][搭讪噗嗤][于是oso成功地和一个“人”搭讪了][给用词82分,剩下的18分我以666的形式给出][23333333]
小红帽的外婆似乎是一个很好的人,帮助这个少年治愈疾病。结果这次来的时候外婆已经死了,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小松嘴上叼着一根棒棒糖,在附近转了几圈,确认没有什么别的路径以后存了个档,和那个少年一起进入了房子。
“虽然有两个选项但是这个一看就知道两个选项不会有区别的……嘿呦,所以这又是强行不让出去的洋馆系列吗——?说起来那些RPG要是能出去就都不用玩了啊哈哈哈哈。”
[谜之哈哈哈哈哈哈][洋馆的进去了出不来设定吐槽成功][话说回来长男不是在做RPG吗_(:_」∠)_还找了很多人绘cg好期待][诶诶诶是这样吗?!好想玩ヽ(゚∀゚)ノ]
因为没有开弹幕的原因,小松并不知道现在已经刷爆了的关于他的RPG制作的弹幕,只是非常认真地玩着游戏。
调查了一圈下来,只有外婆的卧室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厨房可以进入。在花瓶里插上了花,把火钳从壁炉中扒出来,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实在是找不到什么东西,出门,看着那两盆植物发呆。
“这个植物没水……要浇水吗?只能去厨房了呐。哥哥自己也很喜欢厨房呢~”
[不行了我想起上次长男的那个料理直播xxx][在一个节点说该出锅了然后继续炒到糊hhhh][从此以后choro就再也没有叫oso做过饭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着就是一大堆的麻烦事情,调查来调查去最后还是回到了外婆的房间,叫卡缪的那个少年却突然说不舒服,小红帽便到药品管理室帮他拿药。
“为什么呢——这游戏肯定不会这么完了,这个药肯定有坑吧?说起来真的是这个药吗?不如先存个档比较好……”
小松一边自言自语着在确认给卡缪药之前存了档,然后点了确定。卡缪一边喝下药一边说好像颜色不对,然后便发了狂,狼的特征全部都显现了出来。
“……噗。和一松很像啊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里是指ichi的突然变猫的特效,详情见xxxxxxx][哈哈哈哈哈哈哈结果长男用上了自家弟弟的梗xx][实力坑弟弟噗]
接下来小红帽就后退了很远的距离,追逐战直接打响。是很简单的追逐战,对于小松来说完全只是小儿科,很快就解决了。逃到大厅的时候有三个选项,一看就知道可能会有结局的分支。这个时候,小松几乎不怎么思考就选择了躲避。
“毕竟是小萝莉,这样信仰之跃死掉了也说不定——逃跑的话就不能TE了,所以这肯定是阴谋!没关系!哥哥已经识破你了♡~”
[信仰之跃哈哈哈哈][我当时怎么没想到这一层直接就信仰之跃了][我跑了x还以为他会追上来x][论oso的脑子关注点在哪hhh][不行了最后一句话撒娇的声音超可爱(*/ω\*)]
系统提示要小红帽再去找药,也就是说刚才的药不对。小松顺便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本来不会这么拖沓,主要是他发现可以对话、自言自语以后硬是从一开始重新开始逛每个地方看对话,浪费了不少的时间。
“好——大家应该知道我正在做一个RPG游戏,现在已经到了尾声部分了,就先关掉直播去做一下RPG了!下一次等到弟弟们有空的时候会和他们一起试玩一下这款游戏,过后会将游戏公布,请期待一下!”
小松停止录制,然后关掉了直播。QQ群炸的仍是一塌糊涂。——那是自然,长男的人气一直都是那么高嘛。因为他本人不会绘画,所以游戏的cg都是委托一些画手绘制。对于那些画手照理讲是要付钱酬谢,但是更多的并没有要钱。他这次上线就是要拿最后的几张最复杂难画的cg图,画图的姑娘很爽快地答应他在今天交绘。也没有要钱,只是要求小松给了一个oso官方授权绘师的名号。那姑娘画的的确好,小松自然是答应的很爽快,也在各个平台上公布了这个消息。
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几张cg图,小松回到界面继续制作。
夕阳西沉。
轻松回到家的时候,自家的长男仍旧在坚持不懈地制作那个已经做了两个多月的RPG游戏。不过也是没办法,他必须支持家里的开销,找兄弟们借钱实在太丢脸了,不管怎样都是做不出的。而这样的话就会很忙,根本没有时间陪小松出去,真把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哥哥丢在家里、不让他动电脑的话,他绝对会疯掉的。
他叹口气转身关上门,走到人椅子旁边把一袋梨放在桌上。
“我回来了。你要的梨子帮你买回来了,我先去做饭你等等……”“今天的备注是cherry!欢迎回来!”“……闭嘴啊混蛋长男?!不要让我产生揍你一顿的想法啊?!”
小松将滑轮椅转过来对着轻松,手背蹭过鼻头笑的一脸灿烂,轻松一边叹着气说“真拿你没办法”一边下意识地看向小松空荡荡的一条裤管。
其实很寂寞吧,一个人在家里,又不能自己出门,所以才会一天到晚开直播和别人互动。
为什么小松常常一天到晚都有直播?为什么他每天都宅在家里而不出去?为什么他经常被人说是基本什么都不会做的废柴,但却从来没有否定过?为什么他不出去找一个工作?
因为他的左腿到大腿中部都因事故截肢,是一个残疾人。这幅样子的他真的就只是一个几乎什么都做不到的废柴而已。虽然自己不想去工作也占了很大一部分理由,但是如果就让他自己出去谋生,说不定真的会饿死。
“你那个RPG快做完了吧?我和他们说好了时间,下个月3号我们出去直播。你看能赶上吗?顺便……后天休息,特例带你出去玩一次吧。”
“还有大半个月呢——未免太小看长男的能力了吧?出去玩什么的当然好啦,cherry松愿意真是很少见——”
“……如果你再叫那个名字我就需要重新考虑了。”
偏偏是这么该死的境遇底下,笨蛋长男竟然能这么高兴,果然是笨蛋啊。

评论(9)

热度(70)

©m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