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d。

有缘再会。

『瑞金』艾因格朗特环游记

♧ 该文全员大部分都会出场。主瑞金,除此以外没有cp向,没有cp向!!(此处需要粗体但是手机没有)不要撕,都不要撕!

♧ 对不起又是我,我又来开坑了(。)称呼的话叫Jus或者天幸或者林缘之都好的!

♧ 是用了刀剑神域的设定。如果有没看过的,文末走注释,还有不理解的也可以问。这是有系列的,但是我不会连着写!想到什么写什么!

♧ 惨了文末注释要比正文长了(不会

♧ 这一章是复健中,写出来感觉不大ok…如果实在看不下去,我们可以跳过不看等下一章(你干什么) ♧ 再说一遍,此文是刀剑神域pa且只有瑞金一对cp!全OK的往下↓

——大家都有扔不中飞剑的当年啊!

严格来说,十月还算不上是入冬的季节,但在十一月的脚步越来越近的此时,天气也一天天冷下来,愈发教人懒洋洋的了。

金带着满脸的认真和严肃,从身旁的塑料袋里抓出最后一荚毛豆,熟练地将豆荚剥开。碧绿碧绿的豆子落入手心,他抬起手“嘿”地一声,将它们全部丢进了茶几上的小碗中。

看着满满一大碗豆子,他松了口气、大大地伸了个懒腰,随后抬起头朝着厨房大声喊道:“格瑞——我剥完了!”

虽然没有任何回应,少年仍然毫不在意地捧起装豆子的小碗,趿着双明黄色的拖鞋一路小跑进厨房。正在擦碗碟的格瑞及时向右边迈了半步,金下一秒便刹车不及,撞上了台沿。

“痛痛痛…!”

格瑞听着对方的哀嚎,只是投去短暂的一瞥。确认自己大手大脚的发小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后,他将目光移回了眼前洗净的白瓷碟上,继续擦拭。

“剥好了就放到冰箱里去。”

金把手搭在腹部揉了揉,打开冰箱把碗放了进去。随后,他以一种含七分乞求三分期待的眼神死盯着格瑞看。在发现格瑞打算无视他以后,他干脆直接抱住了对方的胳膊。

这下格瑞不想停也得停了,他放下碗,左手抵着金的额头把他推开,皱着眉问:

“什么事?”

“格瑞也参加了封测,带我玩SAO嘛…!我们两个人一定能称霸全服的!”

格瑞思考似的停顿了数秒,回答:“不行。”语毕,他抽回了自己的胳膊。

“格瑞——求你了嘛!就玩一会,姐姐也会同意的——!格——瑞——”

实际上,格瑞常常拿耍赖的发小没办法。况且他心里清楚,这并不是什么原则性的事情——金也清楚。于是在金的第八个格瑞出口的时候,他放下最后一个碗,发出声无奈的叹息。

“只给一个小时。”

金立刻绽开笑容:“我就知道!格瑞最好了!” 他们一前一后登上楼梯,金把木质的楼梯踩得咚咚作响,速度快如冬日的风。格瑞跟在后面,进了自己的房间。戴上“NERvGear”前,他最后瞥了一眼房间中的时钟——13时19分。

这款名为SwardArtOnline的游戏在今日中午十二点开始了公测。在此之前,游戏公司抽取了一千名玩家,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删档测试。格瑞不知撞了什么好运,被选为其中的一名。他是有意把这个机会送给金的。金虽然很羡慕,却坚持拒绝了——被选到的应该是格瑞。

温和的女声不合时宜地在耳旁响起:“检测到您参加过内测,请问是否沿用内测时的人物设定?所有战斗技能将清空。”

他的内测设定和原本相貌相差较大,考虑到和金解释是非常麻烦的事情,格瑞直接用了自己的身体数据——暴露相貌倒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毕竟游戏中的人真在现实碰面的可能性小之又小,简直就像买五块钱彩票结果中了五百万一样。

角色创造完毕后,通道即刻变成七彩,一阵刺眼的光芒逼迫他眯上眼睛。再睁开时、他就已经站在了人头攒动的中心广场上了。

“格瑞——!”

金的呼唤自不远的身后传来,格瑞稍微偏过半个身子,耀眼的金色就撞进眼中。金拨开人群凑过来,身后还拉着个陌生的紫红发少年。

不少类似的游戏里都会有伪装成新人混入一群新人中的家伙,这些人一般都以屠杀其他玩家为乐。在封测时,格瑞就曾遇上过一个——可惜没能骗到他。金拉着的人是从前没见过的,这使格瑞提起了相当的警惕:即使可以复活,在全息游戏里被人杀总归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似乎觉察到了格瑞锐利的目光,跟在金身后的少年连连挥手,慌慌张张地解释道:“我我我没有恶意的!金、金,要不我自己去——”

“没事!”金安慰般地用力拍了两下少年的肩膀,“格瑞他人很好的!格瑞,这是紫堂幻,是我的朋友!”

——不用想都知道是刚认识的。

格瑞没有回应,很干脆地转过身朝着市场的方向走,冷冷地撂下三个字:“随你便。”

“格瑞同意你跟着我们了!没事的,快点走吧!”

紫堂幻还愣在原地,为事件的解决和金对格瑞语言的理解感到震惊。金却毫不在意,直接抓住他的手臂往前走了。

简单置办了一下战斗用的装备,一行人前往初始之街外的草原。刚进入地图上划出的练级区,他们便遇到了第一个敌人——一头浑身长满棕黄色杂毛的野狼型怪物。格瑞立刻将两人拦下,示意他们蹲好、隐藏在长草中。

“这家伙很厉害吗?”

金尽可能把自己缩进草可遮掩的区域中,压低声音询问道。格瑞摇摇头,然后以同样压低的声音回答:“用飞剑。”

听到格瑞的指令,金点点头、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他认认真真摆好姿势,屏气凝神、聚精会神地盯着表示敌人方位的那个黄色箭头。

飞剑忽地发出嗡的一声,整把剑迅速闪起了蓝色荧光,随着一道炫目的剑技效果光,它飞了出去——

黄色箭头即刻在众人的注视下变成了红色。

紫堂幻的惊呼才出口一半,又生生给咽了回去。他什么中意的战斗技能,这一趟其实只是来观摩一下战斗,这下立刻手足无措起来。格瑞反应很快,察觉飞剑没能打中,立刻从背后拔出双刃铁剑迎了上去。

他再怎么说也是封测成员,即使失去了封测时期的实力,但反应和技能都已经记在脑中了。那把单手剑发出耀眼的荧绿色光芒,仅仅数击后,狼型怪物僵硬地倒下、化作一片片碎裂的光斑而消逝在空气中。

“嘿嘿,好像没打中…刚才那个好酷啊!”

格瑞俯身从地上捡起那柄短剑,顿了一下,把它抛回给金:“继续练习,以后能投中。”

金相当认真地点了点头。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半个练功区的黄蜂型怪物都遭了殃。不是被不速之客一飞剑捅个对穿,就是被铁剑从中间劈成两半。蜂王小领主更惨,由于两个人你打一下我打一下,仇恨对象变得比翻书还快,直接成了两边跑的可怜虫。

金还在给紫堂幻表演用梭子投中黄蜂,格瑞退后了一些,再次划开菜单栏——仍旧没有用于登出的“LOGOUT”项。

这种严重的bug应当很快就会修复,还是暂时不告诉金为好。

格瑞心中升腾起一丝不详的预感,却没有显露在脸上,十分自然地关闭了菜单栏。金似乎察觉了格瑞的不对劲,远远招呼:

“格瑞——!怎么了——?”

他紧了紧手中的剑柄,提剑迎上。

“没事。” ============================= ============================= 关于艾恩葛朗特: 巨大浮游城艾恩葛朗特 由岩石与钢铁建造的城堡,全部共有百层。内部有好几个都市、为数众多的街道与村落、森林和草原,甚至还有湖的存在。上下楼层之间有一座连接的阶梯,但阶梯都存在于充满怪物的危险迷宫区域里。而玩家们只能靠着自己手上的武器来闯荡这些楼层,找出通往上层的阶梯后,打倒强力守护兽,努力朝城堡的最顶端迈进。除了与怪物战斗之外,也有冶炼与皮革工艺、裁缝这种制造方面技能;更有钓鱼或者烹饪、音乐等日常系技能。玩家们在广大的区域里面不只是冒险,更是如文字所描述的,能在里面「生活」。   「艾恩葛朗特」是号称世界上首次出现的VRMMO游戏类型「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里的主要舞台。   「这虽然是游戏,   但可不是闹着玩的。」   ——「SAO刀剑神域」设计者-茅场晶彦   飘浮在无限苍穹当中的巨大岩石与钢铁城堡。   这便是这个世界所能见到的全部景象。   在一群好奇心旺盛的高手花了整整一个月测量后,发现最底层区域的直径大约有十公里,足以轻松容纳下整个世田谷区。再加上堆积在上面百层左右的楼层,其宽广的程度可说超乎想像。整体的档案量大到根本无法测量。   这样的空间内部有好几个都市、为数众多的小型街道与村落、森林和草原,甚至还有湖的存在。而连接每个楼层之间的阶梯只有一座,阶梯还都位于充斥怪物的危险迷宫区域之中,因此要发现并通过阶梯可以说是相当困难。但只要有人能够突破阻碍抵达上面的楼层,上下层各都市的「转移门」便会连结起来,人们也就可以自由来去两个楼层之间。 关于不能登出的问题: 登出按钮从主要选单画面里消失的情况并不是游戏有什么问题,这是『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本来的版本。玩家在到达这座城堡的顶端之前,将无法自行登出游戏。此外,没有办法靠外部的人来停止或者解除NERvGear的运作。如果有人尝试这么做的话,NERvGear的信号组件发出的微波将破坏玩家的大脑,停止其生命活动。 关于NERvGear: 运作这个VRMMORPG(虚拟实境大规模在线角色扮演游戏)——「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的游戏机名称。   而它的构造与上一世代的定点式游戏机完全不同。   与需要平面屏幕装置与手握控制器这两个人机接口的旧式游戏机不同,NERvGear的界面只有一种而已。那是将头部到脸部完全覆盖住的流线型头盔。   它的内侧埋藏了无数的信号组件,而头盔则藉由这些组件所产生的复数电场,与使用者的脑部直接连结。使用者不需要使用自己实际的眼睛与耳朵,就能因为机器直接给予脑的视觉皮质区及听觉皮质区情报,而让使用者有看到与听到的感觉。其实除了听觉与视觉外,触觉、味觉与嗅觉,也就是所谓的五感,全部都能由NERvGear读取出来。   将头盔戴上,并锁上下颚的固定杆后,只要从嘴里说出开始指令「连结开始」这句话的瞬间,所有噪音都将远离,视线也由一片黑暗包围,接着只要穿过从中央出现的七彩光环,就能处于完全由数字档案所建构起来的世界里。   开发出NERvGear的大型电子机器厂商,将连结至其创造出的假想空间称为「完全潜行」。

评论(7)

热度(18)

©mud。 | Powered by LOFTER